<address id="jvfvz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jvfvz"><nobr id="jvfvz"><th id="jvfvz"></th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<form id="jvfvz"><nobr id="jvfvz"><th id="jvfvz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今年过年我回家了
          2022年02月12日 154 信息员 字号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终于赶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,带着丈夫、妈妈和儿女驱车赶到家中。屋檐上的灯笼、门框边的对联、地上刚响过鞭炮的痕迹,一切都好似告诉我:欢迎回家。

          f74873bb1953a65901ed07a93703ff9.jpg

          进门喊了一声“爸”,便将多日漂泊的心在这一刻安定下来。简单吃完年夜饭,便开始忙碌准备初一的食材,老家有讲究“初一早上吃饺子而且初一早上不动刀”。因此,必须除夕晚上提前包好饺子,准备好早上所需的食材。我擀饺子皮、妈妈包饺子、爸爸陪孩子在客厅玩、老公归置着东西、电视里播放着春晚、门外鞭炮声此起彼伏,我沉侵在这“年”的氛围里,默念一句“家,我回来了”。

          初一早上吃完早饭开始走本家拜年,就是去长者、同姓或者好友家中拜访,“奶奶新年好,今年身体还好?”“好、好,我娃回来了。”“新年好,儿子上学咋样?”“还行,就是去了市里上学,挑剔了”“长大了,知道美了么,不影响学习就好”......大街小巷上成群结队的拜年人逢人开口便是“新年好”,互相问候、互相交谈。平时难得一见的人在今天相聚,聊一聊去年一年家庭的变化、收入以及今年的计划。

          fe1e9c4ea79f042f226f012c7380cfd.png

          接下来几天便是亲戚之间的拜年、回拜。初二是我们家最忙的一天,因为不光对姐姐来说我们是娘家,对姑姑而言我们也是娘家。就像妈妈说的“今天是老女婿、新女婿大团圆的日子。”不到一点,院里便热闹起来,爸爸陪着姑父们、姐夫们拉着家常,“你们今年承包了多少地?”“今年不多,三十来亩”。“斌斌,新单位还适应不?”“还行,新单位待遇好,管得严,但挺好”。姑姑们陪着妈妈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拉话,“嫂子,我给咱摆盘子。”“不用,能忙过来。”“没事,人多了快”。我们姐妹们便是“服务员”,哪里需要去哪里。孩子们时而手持手枪打闹嬉戏,时而集体消失不见了踪影。院里太阳直晒,这一刻晒走的是冬的寒意,融进的是久而不见的相思和团圆。

          忙忙碌碌之间,时间便到了返程的日子,不想走和不能不走之间,便是不能不占了上风。不舍之间,和老公带着女儿驱车开启了返程之路。历时7个小时,能源公司的大门映入眼前,在那一刻身心犹如得到了重启,浑身上下翻涌的是沸腾的血液。2021年发生的一切都留在了年前,心中更多的是对2022年的规划和期盼。这种心灵净化,整装再出发的感觉可能就是年的魅力、家的魔力。(纪检监察室 周苗荣)

          贝斯特bst818手机版登录_bst818贝斯特官方网站_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的游戏平台